(见习记者 韦巧云)

2020-01-15 10:06

从只是“开车挣钱”到主动自学外语,为乘客提供优质服务,余尖师傅为城市的美丽增光添彩,其敬业与好学上进精神令人敬佩。(见习记者 韦巧云)

“我之所以要学外语,还要从一次载客经历说起。”余师傅说,一次在菜园坝火车站,一名外国朋友要去解放碑。大家争着要载那位“老外”,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余尖想起了前几天女儿才教给自己的几句简单的英语对话,就和“老外”打了个招呼。“外国友人听到我说英语,立马就上了我的车!”

余尖是重庆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第三分公司驾驶员,从1997年进入出租车行业开始,他只开夜班。跑夜班一般只到宾馆和娱乐场所静候客人,不会全城满天飞。余尖每次都会挑一些外国人多的宾馆候着,“碰到老外还可以练练外语,多好!”

如今,余尖是渝中区班组组长、和谐车队队委、工人先锋号车组、雷锋的士班成员。他经常会在公司作一些演讲,用自己的经历来鼓励的哥们提高服务质量,做文明城市的代表者。

已是深夜,一辆黄色出租车停在两路口的天友宾馆门口待客。车上,54岁的余尖拿着一本小小的《应急口语》练习着英语。这时,从天友宾馆出来一位客人,要打车去江北。余师傅赶紧把小书收好,发动车子,消失在夜色中。

除了学习外语,余尖还自学地理、人文知识,为的也是给乘客提供优质服务。有一次,3位新加坡华裔到重庆旅游,余尖硬是当起了专业导游,用出租车载着他们上南山,看重庆夜景。余尖富有人文内涵的讲解征服了这3位华裔,他们对余尖赞不绝口,重庆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随后,余尖只要一有空就背单词、学习日常用语,车上还随时备有《应急口语》。一年后,他已粗通英语。两年后,已能流利地用英语和外国朋友对话的余尖,又开始自学日语、韩语。前年,余尖在工作中认识了几名在重庆读书的非洲学生,竟又对坦桑尼亚语产生了浓厚兴趣。他从网上下载语音教材自学,如今坦桑尼亚语也已具初级水平。

打那以后,余尖意识到:作为城市文明的窗口,出租车驾驶员仅仅完成客运任务是远远不够的,还应该是城市形象的代表者和文明的传播者,“最起码也要会几句外语,在接到外国客人的时候,不显得那么措手不及。”

“哈啰、阿里啊赛哟、空里及哇、胡佳波”——谈话间,余师傅用英语、韩语、日语以及冷门的坦桑尼亚语为记者演示了“你好”的说法。从只会用简单的英语与乘客打招呼开始,到能用日语、韩语以及坦桑尼亚语与乘客交流,余尖迅速成为网友口中的“最牛”的哥。